您现在的位置:香港马会免费资料 > 艺术天地 > 艺术天地 > 正文内容

一程山水一程诗,一路文化一路情 ——首师大附中2017高中生综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12-27 浏览次数:

  一程山水一程诗,一路文化一路情 ——首师大附中2017高中生综合实践活动之甘肃篇 “ 2017年4月,首师大附中高一、高二年级千名学子在北京、河北、上海、江苏、安徽、江西、湖北、甘肃和四川等地开展了高中生综合社会实践活动。他们深入中科院各分院所科研机构,参与科学研究,接受名师指导;他们寻访自然人文景观,感受祖国山河壮美,品味风土人情。在一系列学校精心设计的实践课程中,他们培养了实践精神,激发了创新灵感,磨炼了意志品质,增强了团队合作意识,在欢乐的行程中,收获满满。清明时节雨纷纷,象塔门开贯气神。一程山水一程诗,且慢说与有情人。 ——卢吉增老师 2017年4月3日至8日,正值清明时节,首师大附中高一文科学子从学校出发,进行为期一周的甘肃丝绸之路游学综合实践活动。我们带着历史、地理、政治、语文等各科学案游走在大西北的丝绸之路上,用眼睛抚摸历史,用思想叩问文明,用文字凝练情感升华思考。在此行程中,大家文思泉涌,以下就是我们的诗文与远方…… 我们的行程是这样的:江城子·西行感怀张怡然注:①兰州。②张掖大佛寺。③张掖丹霞地貌。④嘉峪关。⑤敦煌鸣沙山。⑥敦煌月牙泉。⑦敦煌莫高窟。丝绸重镇的内敛气质Day 1 兰州既是圆满的开始也是圆满的结束。 初至兰州,行走于此的感觉是相当平衡的。漫步、行驶在兰州街头:墙体早已褪色的旧楼与现代化的玻璃大楼相交于道路两旁,颇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道路不宽且相当错杂、路旁的建筑高而密——予人一种环绕感。 许多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最先去的往往是博物馆。在那里你总是能最直观地了解到这座城市的文化概况以及底蕴,以最快的速度纵观这座城市的上下历史。甘肃之行的第一站就是参观甘肃省博物馆,参观那千年前的丝绸之路、仰韶文化、青铜车马……跟随着导游的脚步,一副交错时空的甘肃文化呈现在我们眼前:千年的历史为甘肃填充了厚重的底蕴,丝绸之路为古老的甘肃又注入新的活力。“曾经丝绸绕指柔,今日丝绸通全球”。这件天蓝色玻璃盏碗便是体现了伊斯兰文明和中原文明的融合的产物。“马踏飞燕”实为“马踏飞隼”更为贴切。它展现的是在我国汉代,工匠已经纯熟地掌握了力学结构的原理。铜马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象征着永恒的力量与飞腾“大地湾文化”、“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甘肃的彩陶文化绵延千年未断,“大地湾”文化更是将华夏历史推至八千年前。“马家窑”文化里广泛运用的漩涡纹、菱形纹原来是从水的涟漪、青蛙纹抽象而来。艺术理念经历了从具象到抽象的转变。 “我忆兰州好,熏风入夏时。踏花寻竹坞,醉日泛莲池。”这首描写兰州夏景的诗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清丽,典雅,这就是一开始我印象中的兰州。而当我真正踏上这片土地,望着头上的兰州蓝,享受着风的吹拂时,我才自觉兰州的气势磅礴。黄河水波滚滚,细碎的水纹翻阅不尽兰州千年的故事;两山巍峨壮阔,恢宏的景观歌颂不完兰州千年的风骨。 若要说这座城市的魅力,也许就在于其予人的舒爽与畅快了。那感觉应该就像我们看到黄河岸边满天的风筝,随意地漂浮一样。 我们大可以在这里长舒一口气,我们也的确在这里大舒了一口气。撰稿:杜灵漪、刘柳依行走张掖自然可歌可敬Day 2 清晨匆匆洗漱,踏着一点微醺的薄雾,我们一行人坐上了前往张掖的高铁。阳光一点一点渗透进车窗,外面的景色像洋葱剥皮一般,循序渐进,愈来愈新。忽地,雪山飞跃进了眼帘。祁连低矮的锋线,柔白的棱角,共同勾勒出了一片连绵。车厢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还时不时有同学起来拍照。蓝、白、黑、棕、黄共同在窗外交织出亘古的层叠,层次分明,又浑若天成。山坡上可以见到牦牛与羊群,同 学们的热情也十分高涨。“依依只有祁连雪,千里相随照眼明。”石老师告诉我们:“祁连山的冰雪融水滋润了河西的土地,为丝绸之路奠定了优良的自然基础。” 高铁进了漆黑的隧道,再出来时,我们就与热情的张掖撞了个满怀。三个多小时的旅程被同学们的欢声笑语所盈满,下了车,我们踏上了张掖的土地。 之后,我们驱车前往了大佛寺参观。在佛堂中,所有的轻声细语都消失不见,肃穆,敬畏,所有的同学都在认真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切。经过讲解员细致的讲解,我们知道:大佛寺的佛像可以用六个字来概括,“中空、木胎、泥塑”。我们首先看到的是释迦牟尼涅槃的睡佛像。他面目安详,身后立着他悲喜不同的十位弟子。释迦牟尼修成正果,终得涅槃。修行高的弟子自然为他感到高兴,修行不够的便只是为他的逝去而悲伤。在大佛面前踱步,可以见到他的眼睛似是从闭到睁,好不神奇。小窗中忽明忽暗的光线指引着我们前行,我们途径了降龙和伏虎像,站在西游记的壁画前。顺着手电的光,同学们的目光遍及了许许多多《西游记》中耳熟能详的故事,同学们的思维在历史的长河中鱼跃。接着,我们看到了尼姑姚本觉的塑像。得知了她用生命诠释护经的故事后,我们都肃然起敬。张掖大佛寺作为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一代代僧侣们保护佛经的故事感人至深,这为千年古刹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中午,同学们品尝了当地的美食。大快朵颐使上午奔波的疲惫感消减了不少,收拾妥当后,我们前往了梦寐以求多时的七彩丹霞。“色如渥丹,灿若明霞。“早已闻名遐迩的七彩丹霞终还是不如一见。张掖丹霞地貌集广东丹霞山的悬崖峭壁、峰林石柱的奇、险、美于一体,还兼有新疆五彩城 的色彩斑斓、绚丽多姿,是我国干旱地区最典型的丹霞地貌。其气势之磅礴、面积之广阔、造型之奇特、色彩之缤纷,观赏性之强,举世罕见,实属大自然之鬼斧神工的杰作。同学们都十分激动,啧啧称奇,纷纷合影留念。这里广阔的一片色彩如泼洒,如倾泻,毫不吝啬地张开了它博远的怀抱。隆起的山峰瘦削挺拔,下凹的部分圆润微妙。参观后,石丽丽老师给我们讲解了丹霞地貌的形成过程。气候的湿润,地势的低洼,流水的侵蚀,风沙的雕刻,都共同造就了眼前的这般绮丽景色。千万年来,从地球行星间合适的吸引力和地球合适的自转速度开始,丹霞地貌这幅旷世之作已经开始了创作。物质流动,往复不止,谓之循环。 色如渥丹,灿若明霞。巨大的流水侵蚀造就千姿百态,不同的金属氧化造就丹青流溢。 当被问及到看到这片七彩丹霞的感受时,杜灵漪同学如是说道:“有人喜好南方的暖阳好水,有人沉醉西北的高山大川。不是说西北的环境多么恶劣,而是这些来自大西北的高山、河流、甚至是风沙,就是自成一派的、别有韵味的。此时正值四月,北京在春雨浸润后已是葱绿一片,一副人间四月天的样子;而这里还是一年四季千篇一律的土黄。在这千篇一律中,跳脱出一片七彩——丹霞。千年的流水侵蚀着由不同金属元素组成的山丘,像飞天的彩带一样蜿蜒,扭曲着时空。这就是自然,这就是时间,人类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峰,人类面前永远的巨人。” 张掖之行结束后,同学们都十分留恋不舍。虽然美景只能留在相机中,但它们却真实地从书本上鲜活了起来。那些震撼感也会被同学们永远地留在心中。撰稿:纪元 有诗为证四月五日游张掖有感尹艺婷连绵雪山疾退后,戈壁平沙展面前。卧佛千年解谁惑,经书万卷了因缘。巍巍群山屹宇内,斓斓丝带舞天边。一路颠簸又何妨,心神明净自诚虔。游丹霞任星宇黄河祁连万千重,牦牛西迁向源头。丹霞一载岂能成,河冲三秋人毋忧。乾坤自有雷惊变,冰川浮沉浪未休。横亘河西人与事,皆化水泉向天流。丹霞思胡浩天昂藏七尺①战荒丘,干戈载戢②羌笛悠。丹霞雪绣芙蓉石③,万壑寰宇泰熙留。注:①昂藏七尺:值轩昂伟岸身材高大的男人。②干戈载戢:出自《诗经·周颂·时迈》,比喻不再进行战争动用武力了。③芙蓉石:指丹霞地貌与后面的雪山交相辉映,形成红白相间犹如芙蓉花一般。嘉峪关、鸣沙山千年守望Day 3 嘉峪关是明长城最西端的起点,地处山谷狭窄之处,仅从选址便能看出修建时对于嘉峪关的重视,不负军事重镇的重任。嘉裕关两侧城墙横穿四周的沙漠戈壁,以土黄色为主的色调在西北的风沙中显出和谐的样子,四周能看到的便是茫茫戈壁,望不见尽头。再远处连绵的祁连山脉、黑山,在城楼后也都不免得沦为背景,而嘉峪关也的确不负“天下第一雄关”的美誉。 嘉峪关的建筑结构与布局十分巧妙,关内城墙上建有箭楼、敌楼、角楼、阁楼、闸门等,而关城内建有游击将军府、井亭、文昌阁,东门外建有关帝庙、牌楼、戏楼等,每一项建筑皆有其独特的用途,组合在一起便成为了一座绝妙的军事要塞。左祁连,右黑山,嘉峪关选址山口处,因险制塞。冰道运石,山羊驮砖,极大程度地节省了人力。 其中建筑也具有一些独特的故事,如戏楼上的一副“离合悲欢演往事,愚贤忠佞认当场”的对联,巧妙的结合戏台的功能特点,讽刺了世事与人物的变化。而文昌阁的建造,也可以从中看出当时对于文官的尊重。 结束对嘉峪关的参观后,同学们踏上了前往敦煌的旅途。五个多小时的车程原本显得十分枯燥无聊,可在各位老师与同学们的讲解、分享下,穿越茫茫戈壁也没有预想中的那样乏味。途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西北戈壁滩上炽烈的阳光,即使拉上窗帘也还可以感受到眼睛的刺痛,而车外的风也吹了一整路,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来到敦煌的第一站,我们便前往了这里十分著名的景区“鸣沙山 月牙泉”。一路颠簸,到达时已是接近傍晚时分,可“大漠乘驼”在召唤着我们,怎会有丝毫疲倦? 大漠乘驼原本听起来应该是十分有趣的娱乐项目,但由于鸣沙山间风沙很大,而且虽然时间已晚,阳光却还没有减弱的样子,大多数时候还需要用手稳住帽子,防止被风卷掉,加之沙路难行,坐在驼峰之间十分颠簸,所以乘驼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但这也并不能妨碍它成为记忆中难以忘却的一次经历。 沙漠之中还有另一项活动,便是滑沙。从沙山脚下顺着窄窄一小截木梯爬上顶部,宽窄大约只有二十厘米的梯子之间充满了黄沙,走起来常常会因为重心不稳而左右摇晃。当最终攀上了顶峰时,向下望才可以感受到沙山的高度,而从顶部乘着木排滑下,感受到夹带着黄沙的风呼啸而过,暴晒一整天的沙地的温度,还有木排一点点划开沙子的声音,与不远处并不算清晰的驼铃声融在了一起,显出了独特的西北风光。 贾奕涵说,滑沙是一次突破自我的尝试:“在高高的沙脊上攀爬时的时候心里很害怕,全身冷汗。好不容易爬上去,然后看见那么高真的吓傻了。我坐在倒数第二个,滑的时候很刺激,就记得糊了满身沙子。滑下来之后就不害怕了,再在沙山走也习惯了。这次滑沙也算是一次自我的突破。” 穿着橙色鞋套在沙丘上略微艰难地行走,此时此刻,幻想着感化了乐樽的那千丈佛光,驼铃声伴着风沙响回荡在心房,只有亘古不变的黄沙配得上“千年的守望”。撰稿人:张若溪、刘柳依有诗为证游鸣沙山田浩驰身处大漠荒凉地,大漠一望际无边。灼日猛汲绿洲水,劲风怒卷金沙山。驼队结群行路远,游人独走大漠间。鸣沙阵阵话神奇,月泉弯弯映边关。风吟•访嘉峪关纪元仲春欲访嘉峪关,身遥心迩莫等闲。戎狄引兵常进犯,宗异班师曾凯旋。青莲盛放关山月,季凌悲歌玉门关。独登城楼难解意,共听风吟感万千。赋于嘉峪关栾岩先生何为交荒漠?塞上苍凉驻孤关。胡马双目一箭地,汉戈独立万重山。行雁有志阵阵往,厉风无情刀刀寒。九日沧海今不复,城垣此间更谁堪?大漠沙其一柳茁野漠上飞沙夜未停,冷月苍凉剑如冰。似有羌笛叹征苦,遥望城关遍棘荆。举杯饮尽思乡泪,怨嗟难诉故园情。且把愁绪付沙海,寄与驼铃亘古鸣。 莫高窟Day 4 敦煌的清晨,我们的大巴车停在一座银白色球形现代化建筑前。“敦煌数字展示剧院”,最初由敦煌研究所上任院长樊锦诗构想,至今,这座投资几个亿的剧院里运用数字电影使游客们如身临其境般地感受莫高窟的沧桑与美丽,有效地起到了分散客流以保护壁画的作用。 观看过《千年敦煌》《梦幻佛宫》,我们向往莫高窟的心愈加急切浓烈。 在真正前往之前我们倾听敦煌研究所王博士的讲座,坐最后一次准备。王博士约莫中年,是敦煌研究所投身敦煌学研究三十年的老学者了,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学术价值极高的讲座。他从敦煌壁画的分类、研究方法为我们初步构建起研究敦煌壁画的蓝图。 在满含敬仰与感激的掌声后,大家兴趣尤浓,开始为“惑之不解”寻求解答。 欧阳乐姗同学颇有思考,她对为什么希腊神话中只有赫拉克勒斯的画像传到中国,而非希腊其他诸神感到疑惑,向王博士发起了提问,王博士答道:“因为赫拉克勒斯以英勇和力大无比出名,他的头上戴着狮子头所做的头盔,正是因为他的神勇而被众人所崇敬。丝绸之路上危险重重,人们心里正需要英勇的神来做依托。”“王教授对壁画方面的研究十分透彻,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演讲结束时他说自己一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事,当时他的脸上是骄傲的,而作为听众的我内心里是发自内心的敬佩。我觉得这种匠人精神正是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所需要的,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并且我为自己的祖国中有这样的前辈也倍感骄傲,他是我学习的目标。一个好的讲座理应如此,在教给学生知识的同时一并将做学问的精神传递给学生们。”欧阳乐姗如是说道。 地理石丽丽老师秉持职业素养,提出了如何减少风化和二氧化碳对壁画的破坏的问题,“所有洞窟都有窗子,保持最为自然的状态。我们现在拥有较为成熟的保护团队,和先进技术合作进行无损检测、无损保护。”王博士的一番回答也让我们稍稍放宽那颗为保护千年珍宝的担忧的心。 行走在敦煌研究所,飞天的雕塑旁,一排被沙土侵蚀的破旧房舍就是以前的办公楼。干燥的风吹过,一棵棵白杨沙沙作响。我们慢慢了解了一代代敦煌“守护神”的故事。 杨丹娜动情地说:“旧时曾有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长常书鸿为复兴祖国文艺毅然回国,选择了荒凉的西北大漠,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敦煌艺术。在几十年的艰苦生活中,经历了妻子离开、教育部宣布解散敦煌艺术研究所等种种不幸和打击,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但他仍然义无反顾,为保护莫高窟默默地奉献着。在他辛勤工作的几十年中,组织大家修复壁画,搜集整理流散文物,撰写了一批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临摹了大量的壁画精品,并多次举办大型展览,出版画册,向更多的人介绍敦煌艺术,为保护和研究莫高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被人们尊称为莫高窟的守护神。今有第三任院长樊锦诗一头银发仍为莫高窟数字化操劳奔波,努力维系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之间的平衡。 我无法想象,还有很多很多向他们一样的一代又一代人,是怎样带着一颗为守护莫高窟而滚烫的心和守护的执念来到敦煌,顶着黄沙、守着古佛壁画,克服万难扎根在这里,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浇灌莫高窟,使它焕发生机。” 敦煌学者,你们像甘肃特有的“苦水玫瑰”,抗逆性那么顽强,香气又饱含馥郁。 “百闻不如及一见”身旁几位同学的声音传来,当九层楼忽地从荒凉的崖壁上映入眼帘,大家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所有浮躁飘走,那是一种身在伟大面前的谦卑和狂喜。 “这是西夏保留下来的莲花纹地砖”,我们小心翼翼地踏上去,时间所沉淀下厚重一寸寸从脚底爬上心间。 千佛环绕着我翩翩舞动,引领我走向中心的弥勒造像。弥勒佛敦厚的双耳快要抵着九层楼顶,格外肥硕的双脚安放在楼底的基座上。如果释迦牟尼是高高在上的权威,那么,代表太平幸福的未来的的你,才更是普通百姓真正所渴慕的吧。 103窟,这面壁画讲述了一个富商在一向导的指引下到宝城取宝,历经千辛万苦,跋山涉水,冲破重重险阻到达目的地的故事。它没有用穷山恶水来表现道路艰难,而是用清绿山水画来描绘山清水秀、碧波荡漾的情景,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视觉效果。这种青绿山水画是当时唐代流行的一种画风,唐代的李思训是青绿山水画的始祖,但李思训的真迹今已无存,我们这才了解到,敦煌壁画的研究价值还在于保留了很多曾经名家名作可称之为副本的珍贵壁画。 东壁画描绘了大居士维摩诘与文殊菩萨辩法。图中维摩诘手拿麈尾,身体微微前倾,双眉凝结,双目炯炯有神,须发奋张,毛根出肉,宛如一充满智慧的老者形象,而文殊菩萨则显得平静沉稳,胸有成竹,与维摩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讲解员告诉我们,维摩诘是古印度毗舍离地方的一个富翁,家有万贯。但是,他勤于攻读,虔诚修行,得圣果成就,被称为菩萨。维摩诘迎合了魏晋南北朝士大夫和一些市民既想修行成佛又想享受物质生活的需求,因此广受欢迎。“能够处相而不住相,对境而不生境”,我们看到了佛教除去清心寡欲外的另一面,也瞥见了人们在追求精神超脱时对于物质存有的留恋,这一点矛盾和无奈或许更接近人性的本质。 涅槃是一种超越轮回的永恒静止状态,对于棺木一般中的释迦牟尼涅槃像,曲芯萍这样描述道:“我看到这尊佛的第一眼就感到浑身都安静下来了:佛祖安详地闭着眼,右手枕头,眉间舒展,嘴角泛着浅浅的笑,带着觉悟与智慧在七十二弟子的环绕中涅槃。他丰满而匀称的身躯呈现出优美的线条;过膝的手臂体现过人的智慧;周遭的弟子表情各异,有的哭有的笑,这是因弟子们对涅槃的不同理解而产生的......所谓涅槃,大概就是一种超脱肉体的灵魂升华,尽管我不信仰佛教,但看了涅槃佛我似乎领会到了一些佛教的博大精深。” 接着,我们参观了最为著名的藏经洞,透过玻璃,我们久久凝视着这间几平方米拥挤的小洞,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藏满举世珍宝文书典籍的地方。 横躺千年的卧佛眯着眼睛、美轮美奂的壁画褪了颜色,精致炫目的彩塑落上厚厚的尘埃……手电筒的白光打在洞窟的每一隅,仿佛打开了时间的闸门,涌出流淌千年的烟与花。历史就这样真切地降临眼前,令人错愕。 能有幸亲临洞窟的时光毕竟短暂,我们又前往敦煌研究陈列所进一步探寻。于是,壁画的绘画方法、洞窟的开凿方法、壁画颜料的运用在我们面前展开,讲解中,一件件莫高窟北区即僧人们的生活区出土的文物闯入眼眶,直击内心。 佛教以柔克刚,将河西土地上的子民征服了一千年。 今天,我们百般珍惜八个洞窟地限额,置身于纯净不染的佛国世界,在昏黄的光圈下望穿那、歌舞翩跹,在那短暂的一瞬里魂飞魄散。 即使我们求知若渴,也无法看尽历史的边边角角,但无论如何,站在慈眉善目、普度众生的菩萨面前心怀祈求与敬畏,已是对内心的净化和升华。 莫高窟,如果不能永久保存你的美丽,我们至少还能铭记文明的不朽。撰稿:刘柳依有诗为证记敦煌研究院李丹枫鸣沙携落花,朔风绿柳芽。丹青补残卷,妙手复风华。苦行•行走敦煌纪元难解何时萧瑟起,驼铃阵阵为拓荒。凛凛烈风抚边疆,悠悠大漠伴敦煌。丝路犹长尚隐没,脚板虽短可丈量。长河落日未有见,独卧青灯古寺旁。过戈壁忆嫖姚贾奕涵生长钟鸣鼎食府,春风得意少年郎。尘土飞扬疾马蹄,长弓搭箭征远疆。战旗漫卷西北望,狼烟遍地东南方。如今再忆冠军侯,一抔净土护英良。最忆是兰州Day 5 伴随着前进的火车隆隆的响声,我们渐渐从梦中醒来。窗外,太阳已将西北的土地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很快,车厢里又热闹起来,我们都期待着今天能给五天的西行画上圆满的句号。 离开了从敦煌驶来的火车,我们回到了几天前刚离开的兰州。早饭我们有幸吃到了期待已久的兰州牛肉面。正宗的兰州牛肉面果然于平时所吃的不同,兰州拉面具有“一清二白、三红四绿”的特点,面汤清澈,金黄的面条浸泡在清汤里。热气冉冉升腾着飘至鼻尖便闻到香。手工拉制的细白面条嚼劲十足却不生硬,汤面撒着青翠色的香菜葱花,再配上腌制的白萝卜、当地特产的灰豆、新红的辣椒酱,吃起来美味而又过瘾。 在牛肉面的美味还在唇齿间回味时,我们已经出发前去参观兰州水车博览园。水车作为西北地区传统的灌溉工具,为干旱的西北带来了润泽与生机。在认真听老师讲解水车构造原理后,老师和同学们开始动手参与水车实践操作,大家一起研究着如何让水车运转,或一人小跑着推动转盘,或两人统一脚步运转水车,还有热心群众的在一旁的出谋划策。 下一站原定在“天下黄河第一桥”中山桥前合影留念,但我们无意中看到在跳广场舞的阿姨们,不禁舞性大发,转眼间我们都加入了跳广场舞的队伍。释放自我,何尝不是最本真的快乐。 丁伊宁笑靥如花地说:“其实一开始是我们几个人提议去跳舞的,我们把舞团的女孩们拉上去后,老师也觉得我们的提议很好,于是这就有了文联齐跳广场舞的场面。原来大家对广场舞阿姨的印象说不好听的可能觉得很low,但是加入她们的队伍后就会发现她们其实是非常可爱的。” 青黛色屋顶依山傍河、对岸是乳白色穹顶的清真寺,伊斯兰教在兰州也占据着一席之地。 兰州城内水泥堆起的高楼略显冰冷,但当我们的目光触及到黄河,触及到依依杨柳,我们终于明白,黄河才是这座城真正的气质所在。 “八路军兰州办事处”是党抗战时期在兰州建立的根据地,当时兰州作为大后方尽力前线提供物力财力人力的支撑,抗战的火也曾烧红这片土地。 办事处遗址是一座普通的旧式四合院建筑。屋内装饰简朴,只有最基本的家具,但是谢觉哉曾在这里思考,写作,一道道指示从这小屋发出,红色的旗帜布满甘肃,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中。重温八路驻甘办事处的这段历史能够激发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增强民族凝聚力,鼓励我们沿着先人的足迹继续走下去。 通往机场的路上,我们久久凝视窗外的漫漫戈壁。荒芜的戈壁看久了会腻,因为它荒芜下深邃的灵魂需要沉下心来体会。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我们辗转各地,交通工具从火车到飞机,文联人的甘肃之行行走距离最远,所经历的事同样丰富。这是文联第一次集体外出游学,除了学习知识,与大家同行的日子里,同学们也增进了彼此的感情,文联也更加团结。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走与读书相结合才是正确的学习方式。我们在路上。最后,我们分别用张若筠、孟安然、安启东同学在西行途中写下的诗词赋作为总结:忆甘州(节选)张若筠高楼残夜诗未成,斜光初满灯却暝。晓风微拂霜天阔,作别昭曦辞金城。繁华渐远车马疏,陇西难觅春归处。倚尽寒窗空怅望,长车一去关山路。君不见祁连绵亘屹平川,逶迤百里破万岩。枯河凝霜沿古道,山间碎玉傲云巅。千山暮雪皓霰长,烟霭揽纱裳。不闻胡笳声声恨,曩昔满琳琅。九张机(节选)孟安然一张机,祁连绵穆雪满巅,春光映过风尚恋。冰河东去,雅客西来,白马萦梦间。四张机,嘉裕城台瞰九州,万古长坚何所愁。烽燧断壁,残垣亭堠,无言上角楼。八张机,发指暴行侵雍凉,国共一道挽危亡。金戈荡荡,众志成城,波澜动远邦。西北赋安启东 雍梁故地,甘陇新府。河之上溯,绵亘起伏。东连八百里秦川号陇右,南扼九千岁巴蜀名河西。山体雄健,犹如高处卧虎;地势萦回,又见盘蛇吐危。踏洮临湟,背陇面黎。祁连雪峻延万里之悠长,阿尔金悬岭于甘新之彊。百族聚落,博采众长。农林工商,熙熙攘攘。人杰才汇,麒麟儿忠义继志扶后汉于危亡,呕心沥血;凤鸣岐山,紫微君吊民伐罪诛无道之商纣,天意民心。源而周室,肇基大秦。丝绸西去,白马东来。横纵八千年,马家窑璀璨生异彩;崛起一世纪,新中华丝路耀五洲。霞光滟滟,瑞气腾腾。感周穆西游昆仑奇事,值访西州名城之契机,铭文以自廖。 前朝金城,今日兰州。复彼更迭,沐雨经风。内有黄河辟地穿城过,外即兰山白塔引城郭。宛若丝带妆点缀,复有双仞峥嵘如鬼工。兴隆山耸伫于天纲,青城镇冈峦之体势。景迤逦而疑人间,民质朴而好远客。 张国臂掖,兵拓高昌。右通长郡,左达敦煌。牵丝路之灵魄,续华夏之篇章。汉景侯甘州破狄胆,唐节度节武肃中央。后高冠陪辇,驱毂振缨;丝绸断代,盘衣掣肘。三世诸佛,禅坐生息。般若贯德,菩提萨埵。无苦集灭道,亦心无挂碍。大佛寺庙,金光显照,殿宇盘郁,楼观肃邈。揽祥符而通四觉,修佛法而究涅槃。 嘉峪紫塞,雄关赤城。汉夷更霸,明蒙交横。大漠边关烽火情,谁知此地曾绝庸。明宗雄才开疆令,清帝伟略修缮行。河西重镇之名,边陲锁钥之险。东迫酒泉,西据玉关,背倚黑山,南临祁连。山河表里,边陲瑰丽。有虎踞龙蟠之势,天下形胜之姿。关城肃肃,龙旂萧萧。戈甲荡荡,帷幄巍巍。上临无地,下俯苍穹。连长城而一体,慑外族而雄王。冯胜兵凉州,修嘉峪雄关以宣威沙漠;左堂将伊犁,扫忤逆余孽而驰誉丹青。朝宗门赤子心归,柔远楼兼怀天下。其险也如此,待即正德而城克,又闻‘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就言之,天下城关莫有不破者。 敦厚闳肆,富堂而煌。西岐路绵延过山漠穿两河而至罗马,东一驰轩邈连金城达渭水以枕长安。三危山佛光普照,莫高窟千年不朽。乐僔感意,列朝效行。九层悬阁画栋,千佛原道高深。佛家拈花笑,世人似不醒。飞天灵也,天王雄也,菩萨慈也,如来明也。然壁画所述,雕像所意,隐苦难而表极乐。源天竺,行中华,普度众生。理也如此,道也然焉,却有跋前踬后之感。莫高佛窟,艰民生而损国力,民苦不变而佛像成也,与佛旨背道,惑也。虽不同韩退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然其中妙趣,君可玩焉。 长虹清月依徘徊,山原川壑相勾连。日暮鸣沙山外,河山柔美多彩。忽见图画一组,上绘老妪贩枣,呼客声切。遥想当年兵祸人乱天灾耶?广漠雄浑以万年,人间悲欢几岁月?边塞史诗成一道,与民同心万世捷。遂做四韵随后:禽犬当年犯虎狼,肃州一战尽溃亡。九州禹迹本宏阔,又伸青枝到鄯阳。撰稿人:李墨涵、刘柳依、何诗雨结语: Kelly告诉我们,旅行是了解人的最好方式。在新鲜和亢奋里,日常的隔膜与生怯轻而易举地被打破,我们对于彼此,更鲜活具体、更不可分割。 戈壁荒芜,历经沧桑风云,而千百年来的文明不朽。我们作为过客,虽求知若渴,却看不尽历史的边边角角,幸而能够将西北的底蕴和气韵融入心灵,等待它愈磨愈香。编辑:沈 杰 徐小燕 柴 博 卢吉增 乔 楠 石丽丽 摄影:柴 博 文稿:卢吉增 石丽丽 高一11、12班学生 组稿:高一11班 刘柳依首师大附中 百年学府 薪火承传正志笃行 成德达才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